环亚娱乐
热门搜索: 抢红包 微信多开器 2017好看的小说 2017好看的漫画 腾讯环亚娱乐官网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电子小说总裁小说唐文静叶念深小说
唐文静叶念深小说
好玩 0 坑爹 0

唐文静叶念深小说

唐文静叶念深情有独宠,唐文静叶念深免费阅读。作者羽菲。被迫嫁入叶家,唐文静的噩梦正式开始。叶念深是暗夜里的一头猛兽,嗜血、凶猛、冷傲。喜欢甜宠总裁文的小伙伴千万不要错过哦!赶紧来下载阅读吧!

大小: 5.3MB 作者: 羽菲 状态: 连载中 字数: 70000 评分: 点击: 636 更新时间: 2017-08-16 12:31
唐文静叶念深小说 手机扫码立即下载

唐文静叶念深情有独宠,唐文静叶念深免费阅读。作者羽菲。被迫嫁入叶家,唐文静的噩梦正式开始。叶念深是暗夜里的一头猛兽,嗜血、凶猛、冷傲。喜欢甜宠总裁文的小伙伴千万不要错过哦!赶紧来下载阅读吧!

类似唐文静叶念深小说的相关推荐

1、情有独宠

2、复仇重生:霸道总裁狠狠爱

3、豪门蜜爱:厉少疼妻入骨

更多精彩小说推荐

》》》好看的总裁小说

》》》2017热门小说推荐

唐文静叶念深小说

唐文静的脸色由黑转白,怒骂道:“叶念深,你这精虫上脑的种猪,除了这事儿就没能想其它吗?我就不信,除了你没人可以帮我。”

“除了这些事,你能有什么作为交换?”叶念深恶言讥讽说:“要不,找宁晨宇帮忙?”

提起宁晨宇,唐文静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。“出入都有保镖盯着,你觉得我还能联系上晨宇吗?”

“你不是很喜欢算计被人的吗?”叶念深对唐文静上次在咖啡放安眠药的事,仍旧耿耿于怀。

唐文静恶狠狠瞪了叶念深一眼,反讥说:“你就不怕我再算计你,在菜里下毒?”

“呵,记得下重手一点。要是我还留一口气,一定你扯上你陪葬!”叶念深说完,特意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一句话,气得女人拂袖而去,饭也不吃了。

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,叶念深才拿起勺子,试了一点南瓜羹。味道还不错,只是厨师的脾气差了点。

回到卧室,唐文静便接到唐诗诗的电话,说唐子恒在局子里差点跟其他关押犯人打起来了。

这个弟弟可真是让唐文静操碎了心,如今再次激怒了叶念深,接下来该怎样办?难道又要委屈自己取悦他?

想到这里,唐文静的心情变得更差。直到深夜时分,叶念深才回到卧室。他从浴室出来以后,在床边坐了很久还没躺下来。

求,还是不求?要是不求,唐子恒有什么闪失,唐文静该如何向九泉之下的父亲交代?临终前,他可是千叮万嘱,要好好照顾他们姐弟俩。

唐文静纠结很久,终于鼓足勇气爬起来。可是她发誓,这是最后一次在这事儿上服软。要有下一次,她的名字倒着写!

“洗好了?”唐文静从伸手抱住叶念深,语气软了下来:“子恒好歹是你的小舅子,他弄成这样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?”

男人的肩膀微微抖动,却没有说话。

“结婚的时候你说过,会护我的家人安全,这么快就忘了?”唐文静不懂怎么哄男人,语气有些不自在。

男人仍旧没有回应。

唐文静怒了,低声吼道:“真要我用那种方式求你吗?”

许久,叶念深才有气无力地说:“放心,就算今晚你脱光了贴上来,我都不会动你。”

唐文静把台灯打开,发现叶念深的脸色很难看,正捂住小腹深呼吸。

“我可没在饭菜里下药。”唐文静故意气叶念深。

叶念深的胃部很难受,解释说:“谁说你下药了?我胃痛,快给我拿胃药来!”

这么一说,唐文静才意识到男人的胃病又犯了。叶念深的工作很忙,三餐不定时,经常犯胃病。

“你等等,我马上去。”

再次回到卧室,叶念深靠在枕头上脸色苍白得吓人。唐文静给他喂了药,忍不住骂道:“胃不好还喝酒,喝死了算!”

叶念深闭眼不说话,直到胃药发挥了作用,脸色才缓和了一些。“我就这么死了,岂不是便宜了你和宁晨宇?”

“好好的怎么就扯上他了?”唐文静的脸色顿时拉黑,自言自语地说:“是我受不了你,才让他带我走。”

昏暗的灯光下,叶念深的脸容憔悴。“想要摆脱我,劝你还是省点心吧。你跑一次,我抓一次。”

“我乐意折腾。”唐文静怼了一句。

第二天醒来,身旁的男人已经不在了。唐文静起身到浴室洗漱,然后换衣服下楼。

想不到这个钟点,叶念深还在餐厅里看报纸。看到唐文静下楼,他扭头吩咐小声吩咐小四说:“刚才我说的事,尽快办好。”

“是的,叶先生。”

“让司机备车回公司。”说完,叶念深起身离开了餐厅,对迎面而来的女人视若无睹。

唐文静觉得这样也好,免得对着这个男人吃早餐倒胃口。

吃过早餐以后,唐文静便接到唐诗诗的电话,说唐子恒已经放出来了。

“马上收拾行李,陪子恒回外婆家住一段时间,免得高公子秋后算账。”唐文静叮嘱说。

唐子恒的事总算解决了,唐文静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些。刚想起身到花园晒晒阳,赵妈便捧着一个礼盒过来了。

“太太,这是你的东西吗?”赵妈问道:“刚才我在茶几上看到,包装还没拆。”

唐文静怔了怔,取过礼盒拆开了包装,发现是神秘园的水彩颜料。这品牌的颜料只有原产地法国有售,是她费尽心思也订不到的私人定制品。

“叶先生前些日子去哪里出差了?”唐文静随口问道。

“法国。”

唐文静看着手中的颜料很久,才吩咐赵妈说:“放回去吧,说不定是先生买给其她女人的礼物。”

叶念深又怎会知道唐文静喜欢这个牌子的颜料,而且他的红颜知己罗婉菲是自由画家,要送也轮不到自己。

“是的,太太。”赵妈收拾好颜料,转身离开了。

因为出入有保镖跟着,唐文静已经很久没出门了。她把自己关在画室里就是一天,每天重复着同一幅画。

夕阳下的向日葵。

无论日子过得如何艰难,唐文静的态度都是乐观向上的。她的性格里坚韧的成分居多,无论受到叶念深怎样的折磨,都永不放弃逃跑的计划。

直到第二天傍晚,叶念深才再次出现在别墅里。他把一个精致的礼盒丢到唐文静面前,提醒说:“马上化妆换衣服,二十分钟后出发。”

唐文静坐在客厅里插花,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:“不去。”

“不去,也得去。”叶念深倒在沙发上,看了一眼手表提醒说:“还有十九分三十秒。”

唐文静仍旧无动于衷,小心摘去百合花的枝叶,不再说话。

得不到回应,叶念深把礼盒往桌子上一扔,声音透着不耐烦:“这次慈善音乐会的主办方,是宁氏。你不是一直念着自己的旧情人吗?早点去,说不定还能见上面。”

握住剪刀的手微微一抖,唐文静的心底翻起了千层浪。没错,她一直想要见宁晨宇,亲眼看看他的伤势好点了没。

“你没骗我?”唐文静冷声问道。

“为什么要骗你?”叶念深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,让唐文静一瞬间有些恍惚。这个男人十分情绪化,现在主动提醒她宁晨宇会出现,到底有什么阴谋。

“还有十八分钟。”叶念深不厌其烦地提醒说。

咬紧牙关,唐文静抓起桌面上的礼盒,丢下一句“等我”便往二楼的方向跑去。

七点整,歌剧院大堂。

作为这次慈善宴会最大的赞助商,叶氏夫妇的出现无疑是最触目的。唐文静面无表情站在叶念深的身旁,目光却跑向四周,寻找宁晨宇的影子。

外界传闻夫妻俩不和,叶念深鲜少带叶太太出席公开场合。可是两人手牵手的出现,惹来了新闻媒体的追访。

“别摆出一副死了老公的臭脸。”叶念深微微低头,沙哑醇厚的嗓音在唐文静的耳边响起。

唐文静冷冷地哼了一声,皮笑肉不笑:“放心,你死了,只会笑。”

这种场合下,叶念深没有动怒,而是牵着唐文静的手走向记者。在外人面前,他总是装出一副风度儒雅的样子,只有她知道,这个男人是衣冠禽兽。

访问结束以后,工作人员把两人带到了音乐厅的看台。刚坐下来,唐文静便看到了隔壁看台上的宁晨宇。

才半个多月没见没见,宁晨宇瘦了很多,正低头跟旁边的工作人员说些什么。似乎感觉到唐文静的存在,他猛地回过头,撞入了她的视线。

一瞬间,心酸的滋味从心尖上泛起。

“看到旧情人,怎么不过去打声招呼?”叶念深说完,搂着唐文静的腰,往宁晨宇的方向走去。

看台之间隔着好几米的距离,灯光昏暗,但唐文静仍能感受到宁晨宇脸上的怒意。

逃跑不成连累宁晨宇受伤,让唐文静愧疚不已。虽然只隔着几米的距离,可是千言万语因为有叶念深的存在,而无法说出口。

不过,她能亲眼看到他安好无事,心里才好过了些。

沉寂许久,打破沉默的却是叶念深。

“宁少,这次慈善宴会组织得不错,我和文静特意过来捧场。”叶念深从身后抱住唐文静的腰,双臂轻松把她禁锢在看台的围栏上。

唐文静本能想要反抗,可是身后的男人却压得更紧,耳边同时响起了不怀好意的冷笑。声音很轻,恰好只有两人能听到:“别动!”

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唐文静摸黑掐了叶念深的大腿一下,可是男人一动也不动,甚至脸眉头都没有皱一下。

“你不是一直想要亲眼看到他,确定没被我的手下弄死?”叶念深贴住女人的耳垂,小声问道。

从宁晨宇的这个角度看,两人胸口紧贴着背脊,亲昵无比。可是他知道,唐文静是有多么的不情愿。

终于,看台上的男人还是忍不住出声了。

“叶念深,你真以为自己能笑到最后?”宁晨宇的剑眉扭成一团,一字一句警告说:“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哭得很难看。”

昏暗的灯光下,叶念深唇角的笑容愈发深不可测。他帮唐文静理了理礼服的带子,目光含着不屑。

“是吗?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。”叶念深的声音阴测测的,透着隐藏已久的怒意。

恰好这时,音乐厅的灯光全部熄灭,眼前陷入了黑暗当中。激昂的音乐声响起,空气中却弥散着一股让人窒息的冷意。

“叶太太,不知道我在这里上了你,宁晨宇会有什么反应?”话落,叶念深低头含住了唐文静的耳垂。

僵硬的身体骤然一抖,唐文静还没反应过来,男人的大手已经挑起了裙摆,滚烫的硬物硬生生从后面挤了进去。

疼痛感袭来,唐文静差点失声尖叫,却被叶念深捂住了嘴唇。他配合音乐的节奏,每一下的冲撞都让女人有种钻心的痛。

她反手去抓叶念深的手臂,可是腰被男人的双臂缠住,如铁索一般禁锢着,无法动弹。

“禽兽!”唐文静提起高跟鞋踩在叶念深的脚背上,男人却纹丝不动,唯有下身的动作不断加大。

随着音乐的的声音缓了下来,头顶的灯光再次亮起。唐文静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,宁晨宇的脸容也逐渐清晰起来。

看台的围栏有一米多高,加上灯光昏暗,在外人看来两人就像抱在一起,根本没有人会想到他们在做这些事情。

“放松点,太紧了。”叶念深讥笑说,动作也停了下来。

唐文静的脸颊涨得通红,还好隔得远,加上灯光的效果其他人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“叶念深,我会杀了你!”唐文静咬牙切齿地骂道。

宁晨宇就这么站在几米意外的看台上,眸光一点点地变暗。漆黑中,他的双手早已握成拳头,心底的嫉妒不断翻涌。

唐文静不敢作强烈的反抗,担心会被宁晨宇发现自己的狼狈。

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,如同最亲密的连体婴。唐文静紧咬的嘴唇已经渗出了血丝,弥散在空气中有种淡淡的血腥味儿。

叶念深的淡定自如,故意低下头,提醒说:“别乱动,小心会被宁晨宇发现我们在做什么。”

唐文静没有说话,一直低垂着脑袋,指甲在男人的手臂上划出了几道血痕。“叶念深,你会后悔今天用这种方式侮辱我!”

“嘘,这不是侮辱,而是……”叶念深阴测测地笑了,解释说:“让你清楚谁才是你的男人。”

看台那边的人没有继续说话,宁晨宇的心不禁紧了紧。不行,他得找个机会单独与唐文静见面。

恰好这时,身穿工作服的员工走进了宁晨宇所在的看台。“宁先生,有人找你。”

宁晨宇往叶念深的方向看了一眼,两人仍抱在一起说着悄悄话。他没有多想,大步迈了出去。

看着宁晨宇远去的身影,唐文静绷紧的身体才最终松了下来。叶念深缓缓退出,不怀好意地笑说:“今晚回去,再继续。”

身体抽离的那刻,叶念深的双臂也松开了禁锢。唐文静积压已久的怒意倾泻而出,回头卯足力气朝男人甩了个巴掌。

响亮的巴掌声淹没在音乐声中,叶念深唇角的笑容顿时僵住了。他紧攥住唐文静的手腕,语气阴冷到了极点。

“别不识好歹,我要弄死宁晨宇,是分分钟的事。”

“你今天骗我过来,就是为了让我在晨宇面前受辱?”唐文静阴狠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身上,双肩因为愤怒而微微抖动。

是唐文静太天真了,明知道叶念深不会这么轻易让他们见面,还是来了。

叶念深不否认,坦白说:“对,我就是为了让你知道,得罪我的下场!”

“叶念深,我恨死你!”唐文静冷不防抬腿,踢向叶念深的双腿间。还好男人反应及时挡下来,否则以着高跟鞋的攻击力,他的小兄弟会很惨。

他的好心情已经彻底被磨灭光了,大手改为掐在她的肩膀上,警告说:“唐文静,这只是开始。如果让我抓到你再次逃跑,小心我把宁晨宇的手指剁下来!”

唐文静盯着眼前的男人,腥红的双眸里怒意攀升。她的忍耐有限度,无法尊严也有底线。

“你今天不弄死我,我发誓会要了你的命!”唐文静的双眸满是杀气。

“好!”叶念深低垂眼眸,扬起唇角笑说:“仅在床上!”

气氛僵持着,两人怒目而视,身后却是华丽的舞台银幕,给予唐文静极端的讽刺。

就在这时,看台的门被敲响,小四的声音缓缓传来。“叶先生,你的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叶念深松开了双手,大步走了进去。

唐文静双腿一软倒在沙发上,想哭却哭不出来。

没多久,口袋里的手机响起。唐文静木讷地掏出手机一看,发现是宁晨宇的短信。

“我在更衣间等你。”

唐文静接近崩溃的情绪,最终还是控制下来,整理好衣走了出去。

俩保镖就在门外,唐文静冷冷地扫了他一眼,吩咐说:“帮我把车里的衣服拿过来。”

“是的,太太。”其中一个保镖先离开取衣服,另外一个仍旧守在看台门口。

唐文静的心情很差,劈头就骂:“我现在要去更衣室换衣服,你要跟着吗?”

“是的,叶先生吩咐要保护好太太。”保镖面不改色地说。

唐文静表面上装得很平静,心里却翻起千层浪,担心保镖会发现宁晨宇在更衣室里。

关上门,身后传来熟悉的男声:“文静……马上跟我走,别等了。”

唐文静愣在原地很久,才摇头拒绝说:“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不行?难道你说离开叶念深只是玩笑?”宁晨宇上前抓住唐文静的手腕,声音因为愤怒而颤抖。

唐文静知道,刚才在看台当着宁晨宇的面上她,只是警告。他让她明白要折磨一个人,可以有很多种方法。

得不到回应,宁晨宇继续劝说:“要是今天不行,我们回去从长计议再决定。文静,我们重新开始吧。”

轻轻摇头,唐文静还是说出了心里所想。

“晨宇,我暂时不会离开叶家。”唐文静说这话的时候,心脏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“为什么?”宁晨宇露出震惊的表情,低吼道:“你答应过我……一起离开南城重新开始。”

唐文静推开了宁晨宇的手,声音哽咽:“晨宇,先别激动,听我好好解释。”

宁晨宇的脸色愈发阴沉,咬牙问道:“你是不是爱上叶念深了?”

唐文静继续摇头,语气坚定:“我恨叶念深都来不及,怎么会爱上他?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走?”宁晨宇问道。他恨自己不够强大,无法直接打到叶念深带唐文静离开。

唐文静抬起头,一字一顿地说:“晨宇,我要找到一劳永逸的方法,永远逃过叶念深的监控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宁晨宇不明所以。

“没错,只有死人,才不会被找到。”唐文静深思熟虑了很久,决定铤而走险。这种方法虽然偏激,却是最直接的。

宁晨宇沉默不语,许久才问了一句:“我该怎么配合你?”

“先离开南城一段时间,不要让叶念深觉得你与我再有联系。”唐文静的语气很平静,叮嘱说:“以后不要打我的电话,有事我会发邮件给你。记住,帮我准备一个假的身份证和护照,要是逃脱成功,我们马上出国。”

宁晨宇仍旧不放心,追问说:“叶念深为人谨慎,你怎么能瞒得过他?”

“放心,我自会有方法。”唐文静胸有成竹地说。

离开更衣室后,唐文静直接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。保镖没有拦着,一直跟在身后提醒说:“叶先生有事先离开了,让我先送太太回家。”

唐文静停住脚步,瞪了保镖一眼说:“我暂时不想回家,你先送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温馨提示

因为版权原因,天畅暂不提供全文在线阅读,对本作感兴趣的话,请点击“查看更多”,然后搜索男女主人公或者本小说名字,即可完美阅读全文。

玩家评论

网名

请输入评论...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~

热门评论

    暂无评论